安娜列那欧皇君

【AL】唯爱永生

(二)

上一章戳这里
阿拉贡吸血鬼x莱戈拉斯精灵
OOC注意

莱戈拉斯站起身来,抬眼环顾四周。事实上此处并无多少可看之物——这似乎只是间配备了些基本生活用具的普通屋子,再加上烛火微弱,也没有令人看清多少。

莱戈拉斯虽活了三千多年,却从未见过真正的吸血鬼,他们似乎是比精灵更为古老的物种,他只从书籍和种种传说中得知,他们曾盛极一时,又渐渐衰落,最终销声匿迹。

吸血鬼向来是神秘又危险的象征,他们极其嗜血,传说能顷刻间吸干猎物全身的血液,即便是善战敏捷的精灵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将其制服。莱戈拉斯对自己为何顷刻间就到达此处并不十分清楚,但多半和这吸血鬼有关。他此刻的酒醒得差不多了,只想着快些离开再从长计议。

“谢了。”

精灵丢下话便径直走向门边,留给身后人一头摇曳的瀑布金发。

“我以为你似乎应该问些什么?”

莱戈拉斯闻声全身一僵,他微偏过头,用余光扫过顺势坐在地上的人,仍是没有回头。

“那我以为你们吸血鬼的住所似乎应该更体面些?”

精灵转过身来,将目光投向对方,轻蔑地抛出不善的问题。他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脖颈处的伤口,那地方仍然十分胀痛,手指也能清晰地感受到恼人的牙印。

可对方却低声笑起来,笑声闷闷的,像是卡在喉咙口发不出,令人没来由的难受。他垂着头,脸被阴影埋没:“或许吧。”

男子顿了一顿,将手搭在膝上,歪着头注视着莱戈拉斯,眼神里有一丝阴霾,眼波流转之间却又像是看待什么尤为珍贵之物。他抿了抿嘴,又将目光移开:

“阿拉贡。你可以叫我阿拉贡。”

莱戈拉斯没有做声,他不自在地向屋内跨了一小步,目光游移不定。他为自己方才的刻薄感到一丝后悔,因为他竟对这个叫阿拉贡的家伙生出一片怜悯之心——他对吸血鬼一族落没的原因不甚了解,但他能察觉到对方眼中浮动的隐秘的情绪——他曾在那些来自都灵的矮人身上看见过这样的神情,那种在废墟与烈火中孕育出的无奈与悲凉。

“......好吧,我确实有些想问的。”两者目光最终交汇。

“吸血鬼都可以在吸血时将猎物带到他们想去的地方,这没什么。”阿拉贡耸了耸肩,“我知道你想问这个。”

“那你为什么到酒窖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我是说除了吸血鬼什么的。”精灵皱着眉。

“来酒窖当然是喝酒啊。你不也是来喝酒的么。”阿拉贡觉得精灵傻乎乎的有一点可爱,他站起身,朝莱戈拉斯走过来:“至于我是谁,那就是另外的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他倚靠在门边,把手抱在胸前,又换上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我想你得走了,但你或许可以再到这儿来。”

他把门推开:“如果你想的话。”

莱戈拉斯又重新在他眼中看到了那种戏谑,但其中又好像掺杂了些认真,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

精灵走出门去,接着回过头报以揶揄的笑容,他故意挑起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你知道我不想。”

阿拉贡低头轻笑,精灵不知道他自己现在的样子可爱极了:“很高兴遇见你。”

莱戈拉斯撇了撇嘴没有理会,转过头自顾自地往前走,他感觉到身后的那双眼睛仍然在注视着他,这让他走路的姿势都有些不自然了。

眼前除了一条昏暗的走廊再无其他,走到尽头是一段破旧的楼梯。他顺着楼梯上去后发现了头顶天花板上的暗门,猛地推开后却一下子撞到了头。

精灵顿时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白光,他猛眨了好几下眼才缓过神来,揉着发痛的脑袋看见自己头顶上还有一块类似于板子的东西,推了半天却没有推动,便只好匍匐着爬向光亮处。出来后他慢慢地直起身来环顾四周,却又感到一丝怪异的熟悉感。

这不是他自己的房间吗。刚才他撞到的不就是他的床吗。

莱戈拉斯又回想起阿拉贡饶有兴味地看向自己的眼神以及暧昧的微笑,觉得自己被蒙在鼓里的样子真是蠢透了。


莱戈拉斯平躺在床上,他将双手枕在脑后,目光集中在天花板上的某一处。他一大早就醒了——他还在想昨晚发生的一切,一只吸血鬼就在床下不远处的事实让他深感不安。

那家伙虽看上去是个无赖,而且喜欢胡搅蛮缠,却没什么伤人的意图。他如果一直这样住下去也没什么大碍,只是——万一其他精灵发现了这只吸血鬼,尤其是他Ada,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连自己也救不了他。再说吸血鬼毕竟是善于狩猎的嗜血种族,只怕场面会失控,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思绪之间加里安已经敲了好几下门:“殿下,有些要事需要您处理。”

没过多久莱戈拉斯就已经在赶往瑞文戴尔的快马上了——他Ada在迷雾山脉以西遇到了大批兽人军队的伏击,此刻正在爱隆领主的领地商议对策。精灵的军队需要增援,兽人虽然暂时被击退,但有更多的在蓄意进犯,情况不容乐观。

这一仗一打就是数月,但对于战争来说并不算长,这场仗也不是最艰难的一场,只是莱戈拉斯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他仍然在想那只吸血鬼。

仔细想来,上次他走的时候那家伙虽然是半开玩笑,但眼神里也有些许认真,或许是真的希望自己再去听听他的故事。况且精灵在与他接触时总是能隐隐地察觉到像丝一般在他周身缠绕的绝望,还有不羁笑容背后浓郁的哀伤,像是酒一般在空气中发酵。

等到这场战事终于告一段落,莱戈拉斯真正回到密林已经是一年后,他的那丝担忧也终于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艰苦的战斗而渐渐消失了。

这次精灵一族可谓大胜而归,庆功的宴会接连不断,莱戈拉斯重新躺在他阔别一年的床上时月亮都已经西斜。他在背接触到床的那一刹那猛得又想起了那只吸血鬼。那家伙此刻兴许正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喝着闷酒呢。

可能是有些酒醉,莱戈拉斯没怎么犹豫就翻身下床进了地道。

那间小屋的门微敞着,精灵叩了叩门没人应,便轻轻推开走了进去。

他原本还带有的些许笑容立刻凝固在了嘴角——那只吸血鬼气息奄奄得倒在地上,他似乎察觉到了来者,灰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不小的惊讶。

“阿拉贡!”

莱戈拉斯迅速地来到他身边,这时他看清了垂在一大滩血迹里的手和那把划破手腕的尖刀。

“你为什么要……” 精灵一把将那匕首甩远,把吸血鬼半扶起来,用双手按住伤口。

“你不用救我。你也救不了我。”阿拉贡伸手去推莱戈拉斯的手,却没有推动。

“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会觉得是我的错!”精灵皱着眉提高了嗓音。

阿拉贡转过头去,闭上眼不答。

吸血鬼的反应激怒了精灵,他放开他的手腕,双手捧住对方的脸,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可是吸血鬼。你一定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办法。我就是要救你。你不准死。”

吸血鬼虚弱地笑了笑 :“如果你非要知道。血吻。但你不会愿……”

话音未落精灵已经将嘴唇贴了上来。

Tbc.

这章也写了很久。感谢喜欢的各位!其实这个自杀的桥段是我全文最初想到的场景,灵感来自电影《唯爱永生》。大概就是一个人皇花式作死小叶子口嫌体正直的故事(笑)

评论(7)

热度(27)